【扣子】
我只記得這篇是阿鬼逼我寫的....
日期早就不記得了....



  「不二…」帶點威脅的語氣。

  「什麼?」微笑,他才不吃這套。手塚這種可怕聲音加上威脅語氣恐怕只對一年級的新生和其他人有用而已。

  嘆口氣,難道就真的說不聽嗎?

  「不管!你到底給不給我?」伸出手,較為矮小的身子毫不退讓的挺胸站直。

  「要這有什麼用?」推眼鏡,想遮眼臉上無奈的表情。

  「嗯……」看起來像是確實認真的思考了,不過:「好像沒什麼用。」

  「那你要它做什麼?」

  「你囉嗦,叫你給我還問什麼多!」慢慢的有些失去耐性了。

  「給你的話,我明天怎麼辦?」快要被打敗了。

  一像是微笑的面容瞬間失去了光采,不過也只有一秒鐘。應該是柔和的雙眸頓時閃過一絲危險的氣息。

  「明天?你留著這個明天想做什麼?」

  應該是察覺到了恐怖氣氛,手塚馬上乖乖的讓了一步:「我的意思是明天上學不方便。」

  「我自有方法幫你解決。」自信的微笑。

  「可是………」

  「你就給我會怎麼樣?」越來越不滿,這個話題已經僵持了快一個小時,不二的耐性已經開始消失了。

  「周助,那只是一個無聊的習俗。」

  「對我而言很重要的習俗!」聽見戀人緩和下來的語氣,他知道他快贏了。

  「可是按照習俗是要明天你才可以要。」

  「呃……」突然的理虧,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不管!我就是要!」

  「周助…」無力的最後抵抗。

  「國光…」微笑的慢慢逼近。

~~~~~

  畢業典禮上,不少人的眼光都被手塚國光給奪去。

  是的,網球社的社長,依然英俊斯文。明亮有神的雙眼,高挺的鼻樑,薄薄的雙唇,那細框的眼鏡,怎麼看都是智慧與能力的代表。

  可是今天手塚不太一樣。

  外表依照俊美,可是衣服確怪怪的。

  那應該是一向燙的整整齊齊的制服,前面的釦子竟然都不見了,好像是用安全別針給別住而已。

  再仔細一看,手塚的表情似乎有些僵硬,缺少了平日的自信與風度。

  女性的同學與學妹不少垮著臉。本來還想趁畢業典禮一結束就衝上前去搶釦子,就算沒搶到那最具代表性意義的唯一一個也沒問題,只要有個釦子就好。誰知,學長可能早有自知之明,或是那傳說中學長的地下戀人早已對學長施以毒手,把所有的釦子,包括袖釦都扯的乾乾淨淨,連線都不留。

  手塚感受到四周的眼光,表情似乎好像又更僵硬了一些。

  他真的沒想到不二會把所有的釦子都拆掉的!!!!!!

~~~~~

  「嘩!不二學長,這麼多釦子,你打算賣釦子啊?」幾個學弟靠了上來,看著不二手中的『戰利品』。

  「嘻嘻,這些是非賣品喔。」對學弟眨眨眼,不二老神在在的微笑離開。
[2004/03/21 14:14 ] | .☆。創作。☆ ☆。其他。☆ | 留言(0) | 引用(0) | page top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