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他沒想到,他等到的,會是一具屍體。

  對不起,我沒有給你機會相信....

--------------

  「很抱歉。」帶著歉意的微笑,恐怕只有眼前的人才看的出來。「我不能接受。」

  「是...是因為我是男人的問題嗎?」微微抬頭望著,依魯卡臉上沒有受傷的表情。難過是一定的,只是或許也是預料之中,所以顯得平靜多。

  「不是的。」依然微笑,卡卡西的一切依舊是那樣自然。

  「那是為什麼呢?還是你怕我難過所以故意這樣說?」不放棄,依魯卡不會死纏爛打,可是卻總要問出個所以然來。

  「因為,我對感情這事沒什麼興趣吧。」

  「啊?」

☆★

  「卡卡西老師。」在教室門口等待,依魯卡的微笑是這麼的無害。

  「哦,依魯卡老師啊。」看不出表情,但是彎彎的眼睛說明了面罩之下可能有個回報性質的微笑吧。

  「忙完了嗎?」抱著晚上還得繼續處理的文書,依魯卡計畫著要怎麼樣幫這個約會開口。

  「啊,差不多吧。」

  「依魯卡老師!」卡卡西身後竄出一個小身影,興奮的抱住了依魯卡的腰。「老師老師!你怎麼在這裡?」

  「剛好經過吧。」

  卡卡西眼中閃過一絲微笑。

  「那麼,明天見囉。」卡卡西留下這句話,和一個幾乎是慈祥的微笑,消失了身影。

  「啊啊?卡卡西老師?」依魯卡瞪大了眼,本來想問卡卡西要不要一起用晚餐的說,唉。

  「他不都是這樣子的嗎?」鳴人咧嘴笑著,卡卡西老師啊,是個謎吶。

  「是吧。」討厭。

  被卡卡西拒絕之後,依魯卡並沒有放棄。說過了不死纏爛打,可是卡卡西給的理由讓他無法接受。人吶,沒有感情,活著是很痛苦的。他看到過卡卡西眼中微妙的情感,所以他知道。

  「鳴人,要不要吃拉麵?」

  「喔喔!?」

★☆

  「依魯卡老師,怎麼說呢...」有點困擾的抓著後腦。「你這麼熱情我明白,可是有點困擾。」

  「不管。」

  「依..依魯卡老師?」

  「我說過,既然你不反對男人的追求,我就不會放棄。我都已經努力這麼久了,你才說困擾,這樣子對我不太公平吧?」插著腰,依魯卡不妥協的看著卡卡西。

  「這...」有點詞窮,但是生活秩序卻真的被依魯卡打亂了。

  回到家時,有時候已經有一個人在屋裡弄好晚餐等他;下課後偶爾會被拉到居酒屋去小喝一杯;週末沒有任務的話有時也會被抓到郊外去走走散心。他不習慣這樣,不喜歡這樣。

  不喜歡生命中多一個人。

  是的,他有想要保護的人,在一起出任務時的伙伴,有團隊的責任,所以他會盡全力保護及配合,但是任務一旦結束,就再也沒有關係,直到下一次一起出任務為止。

  「卡卡西...」故意省略掉〔老師〕,希望因此能親近一些。「我是真的很努力的想要打動你,就算你困擾,我還是會繼續,因為我從來就沒打算要停止。」

  望著依魯卡,這個身型稍微比他嬌小一些的男人,眼神卻是如此堅定。

  「除非,你現在趕我出去,說永遠都不想見到我,那麼,我就不會再來打擾你了。」

  嘆口氣,他無情,可是還不至於如此。

  「那麼,打擾囉。」開心的微笑。「我會讓你相信感情的。」

☆★

  「卡卡西...」遞出任務單,S級,看起來應該是滿棘手的。

  「暗殺嗎?」這不是暗部的工作?

  「我想,你的能力應該比較能夠勝任。」

  「我一個人行動?」看著任務的內容,卡卡西皺眉,這麼複雜的任務就他一個人?未免太狠了吧?

  「一個人,你比較順手吧?還是再安排另外一個上忍給你?」明白卡卡西的過去與個性,火影故意這麼問著。

  「...」沈默是最好的回答,卡卡西離開了火影的辦公室。



  「依魯卡老師...」晚餐,依魯卡的拿手菜,卡卡西正好也很喜歡的烤秋刀魚。

  「嗯?」臉上,永遠都帶著這樣子親切的微笑。

  「我後天要出任務,應該會要一個月左右吧,我想。」

  「這麼久?」更久的任務他都聽說過,只是一個月耶,看不到卡卡西,好寂寞啊!

  「嗯,因為比較棘手。」垂眼,他就是討厭這樣子。

  確實很討厭。

  或許覺得,如果沒有回來,會虧欠眼前這個一直努力付出的人。
  早知道一開始就不要他來了。
  或者一開始就把他隔絕在門外會比較好?
  這樣子,怕虧欠,任務就有了壓力。

  「在煩惱什麼?」

  有點擔心,他從來沒有看過卡卡西現在這種表情,一種沈思,帶著些微的困擾?
  這次的任務,這麼難,連眼前這個不羈的男人都要苦惱了嗎?

  「可以說看看嗎?」體貼的靠近,坐在卡卡西身旁,他希望能分憂解勞。他只是中忍,對於上忍最困難的S級任務瞭解的程度有限,但是卻也知道那種幾乎要把命賠上的艱難任務會是多麼痛苦。

  看著依魯卡,卡卡西覺得好複雜。

  是感情嗎?

  不可能。
  這樣東西,他早在十幾年前就失去了。
  只是覺得抱歉。
  眼前的人,為他付出這麼多,恐怕等到最後,會什麼也不是。

  什麼也沒有。

  他對於任務一向有自信,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他有些猶豫。

  「卡卡西?」小心翼翼的握住卡卡西的手,依魯卡沒看過這樣子的他。


  伸手
  撫摸他的臉頰。

  瞪大雙眼,依魯卡訝異著這樣子親暱的動作是來自眼前的卡卡西。

  依魯卡的皮膚,不細膩但是也不粗糙。
  深色的雙眼,帶著關心,和那從來就不掩飾的情感。

  「卡...」想要說什麼,卻又捨不得讓卡卡西溫暖的手離開他的臉頰,所以沈默,希望能夠一直下去。

  半年了,依魯卡的付出,卡卡西不是白癡。
  可是,自己真的什麼都不能給。

  「對不起。」

  沈默,等待,依魯卡不懂卡卡西的道歉。

  「我,什麼都不能給你。」

  手依然停留在依魯卡的臉上,卡卡西承認,依魯卡讓他相信感情。
  但是這個感情叫做虧欠。
  不是依魯卡想要的愛情。

  「我真的...什麼都不能給。」

  抱住依魯卡,把臉埋在他的胸前。

  這是人的溫暖。

  依魯卡反而呆住了。
  卡卡西這樣子的動作,這樣子的話,是什麼意思?
  臉微微的發燙,手有些顫抖。
  他回擁卡卡西。

  「你什麼都不用給我。」

  微笑,雖然什麼都不知道,可是好像又都明白。

  「真的,什麼都不用給。」

  拍著卡卡西的背,這樣子的軟弱,是第一次。

--------------

  「依魯卡老師...很抱歉。」

  站在他的身後,長者的身影顯得疲倦。

  可是沒有回話,依魯卡靜默。

  「抱歉。」

  「任務,有完成嗎?」平靜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情感。

  「有。」

  再也沒有回話,依魯卡靜靜的坐著。



  本來以為,有機會。
  本來以為,他會相信感情。
  本來以為....

  可是

  你說的什麼都不能給,就是這樣子嗎?

  出奇的平靜,依魯卡看著窗外。

  等到的屍體,依然完好。
  僵硬的四肢,緊閉的雙眼,死亡的氣息。

  或許你是對的,不需要相信感情。
  可是,怎麼辦?
  我還是好愛你。
  愛到,你就算這樣子躺在我面前
  我還是,好想要愛你。

  對不起,我沒有給你機會相信....


〔完〕
10/19/03
[2003/10/19 14:08 ] | .☆。創作。☆ ☆。火影。☆ | 留言(0) | 引用(0) | page top
【歡迎回來】


  對不起。


  他真的很想說出這句話,真的。


  對不起。


  他知道自己的自傲與自卑,所以傷害了深愛的他的他。

  自傲,因為知道自己受歡迎,雖然一直表現平平,但是注意到他的人卻是數不清的多。他的溫柔體貼和那平易近人的微笑。

  自卑,因為自己表現一路平凡,不聰明也不笨,不高也不矮,不胖也不瘦,不帥也不醜,真的沒什麼特別之處。

  所以當卡卡西開口對他說喜歡時,他表面那溫柔的笑容之下隱藏的是那不安與驕傲。

  卡卡西啊,天才忍者,拷貝忍者,記錄輝煌,常常有客戶指定工作要他完成,高瘦又瀟灑,帶著些微放蕩不羈的氣質。

  卡卡西喜歡自己?

  他微笑,對著卡卡西點頭。



  一個人無趣的躺在床上看書。

  平常要是卡卡西在的話,一定會煩他吵他,要他陪他聊天。

  泡茶,挑選著眾多的茶包或是茶葉。

  要是卡卡西在的話,一定是堅持要喝傳統的綠茶。



  你以為我真的喜歡你嗎?
  不過是我排除寂寞消遣用而已。



  害怕?不安?
  還是發現自己其實開始動心?
  他這樣子對卡卡西說出口。



  從後方環繞著他的手有瞬間的僵硬,可是很快的消失了。
  
  沈默,他猜想卡卡西臉上應該有著一種寂寞的微笑吧。

  「我跟你說哦,我明天的任務預約的比較久一點。」輕鬆的聲音傳來,彷彿沒聽到自己剛才說的話似的。

  不說話,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或者他已經不想說話了。

  「只是告訴你一聲,免得你擔心。」

  「你想有可能嗎?」推開抱住自己的卡卡西,依魯卡走進廚房去收拾東西。

  「當然有可能啊。」微笑的臉迅速的湊在自己面前。

  皺眉,難道自己說的不夠清楚嗎?

  「不要說話。」卡卡西的手遮住他的眼。「我只是想要道別。」

  卡卡西的手有點冰涼,是因為入秋的關係嗎?

  感覺自己被抱住,熟悉的寬闊懷抱,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溫度,熟悉的感覺。



  「謝謝。」


  然後,消失了身影。


  遲到了三天,他還沒回來。

  這種事情其實也不是沒發生過,卡卡西的任務大多是S或A級的,所以偶爾被意外或臨時的事情拖延也不是很稀奇。

  坐在辦公室內,看著門開開關關,不同的中忍與下忍都來回的將各自的任務報告拿回來交差。他確認著任務完成度,簽著名,心裡卻總是在門被推開的那一瞬間縮緊一下。

  四天

  也還不用急,以前遲了一個月才回來的也有,而且卡卡西可是最強的上忍之一,其他幾個國家的忍者也都聽過的超強忍者,沒什麼任務是難得倒他的。

  「喂,聽說你和卡卡西分手了啊?」紅豆靠了過來,戳了戳依魯卡的肩膀。

  「什麼?」皺眉,這個女人,怎麼消息這麼靈通?他什麼人都沒說啊。

  「真可惜啊,是多少女人看了愛死的卡卡西,你竟然不要?」

  「報告書拿來吧。」不想回應紅豆的話,依魯卡開始確認紅豆的任務。

  「你知道卡卡西這次任務是去哪裡嗎?」

  「你,究竟想說什麼?」沒有發怒,臉上依然掛著無害的微笑。

  「沒有啊,你不要的卡卡西,我接收了哦?」紅豆臉上的微笑,給依魯卡一種威脅的感覺。

  「那是卡卡西老師的問題,不需要問我。」微笑。「你的任務已經確認,辛苦了。」

  紅豆眨眨眼,微笑離開了。



  卡卡西,去哪了?


  所有S和A級的任務,除了火影大人之外是不會讓人知道的,當然也不是什麼機密,但是畢竟危險性高,所以還是要保護一下,而卡卡西這次的任務單子,不在他手上,不然多少可以按照編號猜一下。

  冷笑,白癡嗎?
  做什麼在意?
  已經傷害了卡卡西,所以沒有回頭的路可走。
  而且,這樣子一個人清靜,他還滿喜歡的。

  兩個星期

  好像開始習慣一切自己來
  好像開始習慣旁邊沒有另外一個人纏鬧著
  好像都可以了

  可是
  偶爾還是會望著那進出的門,想著那個笨蛋什麼時候才會走進來,把報告書交給身旁的火影大人呢?

  「依魯卡老師,上課時間要到囉,一起走吧?」忍者學校的老師提醒著。

  「哦,好的。」依然是無害的微笑,這是他的面具嗎?

  一個月又三天

  「忍者對於查克拉的運用是很重要的,而體內者種力量的來源是...」

  辛勤的教書,秋天的紅色樹葉已經開始掉落,而講台下的未來小忍者們也努力的抄著筆記。

  「對啊,滿身是血耶!」

  教室窗外傳來的聲音。

  「好可怕,這樣子還活的下來,這是上忍的特異功能嗎?」
  「聽醫院值班的人說,那個血跡一直從好遠就拖到醫院裡面吶。」

  很想繼續聽,想知道是誰,可是手微微的顫抖。

  「老師?」學生們注意到他的失常,輕聲呼喚著。

  「啊?沒事。」拍拍臉頰,微笑。「我們繼續上課。」

  是啊,上課。
  那個上忍,是誰?



  下了課,應該是要回去辦公室兩個小時完成其餘的工作,可是腳卻不又自主的來到了醫院。

  「請問有什麼事情嗎?」護士小姐親切的詢問。

  我,是白癡嗎?
  明明就說了不要再和他有瓜葛,為什麼現在又跑到這邊來?
  說了那樣難聽的話,現在卻又是真的想要見到他
  我究竟在做什麼?
  我究竟在想什麼?

  而且也不確定在醫院的就是卡卡西啊!

  「沒...沒事。」搖搖頭,轉身離開了醫院。

  坐在辦公桌前,將自己的名字簽在一張張任務確認單上面,做著後續的文書處理。

  「啊~好累啊!依魯卡老師好像都不會累吶?」旁邊的同事抱怨著。

  「不會啊。」微笑,他不太想說話。

  「啊?秋~秋!過來過來!」對面的女性同事突然興奮的拿著某張單子尖叫出來,示意另外一個女孩子過去。「你看你看~是旗木上忍的單子!是他的簽名耶!」

  「啊!真的!好幸運哦!旗木上忍的耶!」
  「他遲了一個多月才回來對吧?」
  「是啊,擔心死人家了,看這個編號是S級的呢。」
  「他人呢?」

  女孩子的聲音,完全的吸引住依魯卡的注意力。
  與其說是那充滿少女情懷的聲音,倒不如說是「旗木」這兩個字。

  「旗木上忍啊~真想知道他的任務呢~好有神秘感哦~」
  「對啊!又高又帥的旗木上忍,能跟他一起出任務更好!」

  少女們繼續尖叫著討論著多麼崇拜喜愛卡卡西等等,可是依魯卡卻聽不下去了。

  突然有一種感覺



  卡卡西是他的。

  不是紅豆,不是眼前這兩個少女,不是任何一個人。

  是他的。



  「抱歉,我不太舒服,我明天會早來將文書完成的。」起身拿起外套,鞠躬,馬上離開了辦公室往醫院跑。

  卡卡西,在哪裡?你在哪裡?

  「小姐,請問,有沒有一個旗木卡卡西在這?」

  「請問你是?」護士不明白的抬頭,被這個突然跑進來的男子嚇了一跳。

  「我是...」

  然後突然想到,自己什麼都不是吧?
  是情人?自己提出分手的
  是朋友?自己說再也不想見到他的
  是同事?自己也沒跟他出過任何一個任務

  是什麼?

  「卡卡西上忍嗎?他已經不在這個醫院了哦。」經過了護士突然說出口。

  「啊?」轉身,看著身後的女子。

  「剛剛才走的啊,他堅持要回家。」

  才剛聽完最後一個字,依魯卡就不見了身影。

  回家,回家,回家。他回家了嗎?

  「卡卡西?」用力踹開門,看見的卻是一片黑暗。

  肩膀垂了下來。

  對啊,自己都趕他走了,他怎麼還會回來呢?
  所以,真的跟自己沒關係了嗎?
  都是自己害的吧?

  突然的,好想卡卡西。
  好想看看他的臉
  好想再一次被他緊緊抱在懷裡
  就算是寂寞又如何?
  就算平凡又如何?

  他現在想要的是卡卡西。

  走到房間,也懶得開燈,直接在床上躺了下來。

  「咳!」

  「啊!!!!」跳了起來,床上有人!

  開了燈,床上有著一雙虛弱的雙眼凝視著自己。

  「卡...」瞪大雙眼,嘴巴也打開的,卻說不出話,眨不了眼。

  「關燈好嗎?」很微弱的聲音,卡卡西再次閉上了雙眼。



  開著最微弱的桌燈,拿著濕毛巾幫床上憔悴的人輕輕擦拭著臉,依魯卡的雙眼捨不得離開。

  卡卡西的額頭,手臂,腹部等處都纏滿了繃帶,而唯一的表情,是疲倦。傷口多,但是都不重,很明顯的表示了他聽說的那個重傷的上忍不是卡卡西。

  他有一種複雜的感覺。

  他高興那個受傷的上忍不是卡卡西,又有一股奇妙的緊張感。



  你,回來做什麼?

  卻忍不住握住了他的手。

  沈穩的呼吸聲,熟睡了吧?

  依魯卡撥著卡卡西的頭髮,你回來做什麼?

  你回來做什麼?
  回來做什麼?
  做什麼?

  因為知道,所以反而沒有表情。

  卡卡西,恐怕比自己還要更瞭解自己吧?

  所以他離開了醫院,回了家。

  極力小心的躺在卡卡西旁邊,努力的不去碰到他的傷口,卻緊握著他的手。

  

  「我回來了。」虛弱的聲音,好像隨時都會消失。



  歡迎回來。他很想這樣子說。

  沒有說出的話,卻在看見卡卡西睜開的雙眼那一瞬間,讓眼淚掉了下來。

〔完〕
10/14/03
[2003/10/14 14:03 ] | .☆。創作。☆ ☆。火影。☆ | 留言(0) | 引用(0) | page top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