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
輸入密碼
[2011/11/15 23:29 ] | .☆。創作。☆ ☆。原創。☆ | page top
【原創二】


  Once upon a time...

  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

  很久很久以前

---------------------------

  童話書,永遠都是小鬼天真的想法。

  王子和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那是騙人的。


  因為公主喜歡他眼睛的顏色。
  因為公主喜歡他。

  老套的劇情。

  他深愛著公主。
  公主迷戀著他。
  真正能和公主相戀的王子,卻不愛公主。

  他不是王公貴族,不是什麼伯爵騎士,頭上沒有榮耀的光環。

  他只是個微不足道的馬僮。幫著皇宮內一匹匹的駿馬刷洗乾淨已方便那些貴族需要時騎乘。

  他身上總是帶著馬的味道,眾人都嫌他骯髒,不過他也不介意。

  他睡在馬廄旁邊的小屋內,簡陋的小屋,隨便搭建起來,連暖爐都沒有的小屋。冬天時,常常都是凍到身體都發疼了,才終於忍不住的跑到馬廄內抱著馬匹一起睡覺。



  先認識的,是公主。

  他還記得公主十歲生日那天。
  他聽說了公主要第一次到城裡去和人民見面,需要一匹溫馴又高貴的白馬。他按照分內的事情做好,到馬廄內,眾多馬匹中,他細心的挑選,將白色的馬匹刷洗的潔白發亮。

  然後,他看見公主。

  或者,應該說是他發現公主在看他。

  怎麼知道那個女孩是公主?因為有個小巧又看似昂貴的王冠吧。

  公主,站在不遠處看著他。

  昂貴到他死一百次也賠不起的高貴服飾,金色的捲髮飄逸在風中,綠色的眼睛,甜美的笑容。

  「你叫什麼名字?」

  沒有回話,他不能說話。有人警告過他,見到王公貴族時,只能閉嘴。
  他以前不明白,回答了一個和藹的來賓貴族的問題,之後被用皮鞭狠狠的抽了十五下。那之後,他再也不敢跟貴族說話了。

  「我問你,你叫什麼名字。」公主,畢竟是公主,國王唯一的女兒。

  他惶恐的跪在地上,頭垂的低低的,不敢出任何一點聲音。

  「你是啞巴嗎?」靠了過來,公主想要看清他的臉。

  搖搖頭,因為公主的逼近而後退。他自卑,不想要讓自己骯髒的身子弄髒了公主身上傳來的潔白感覺。

  「不講話沒關係,抬頭看我。」命令著。

  惶恐,害怕,他不明白公主的目的是什麼。
  但是他照做了。

  公主微笑。

  笑容中,帶著一股他不明白的感情。

  「你的眼睛,好漂亮。」

  不明白,他從來就沒有看過自己的樣子。他是有在早上用清水洗臉時勉強看過自己的倒影,不過卻是那樣子的模糊不清。

  「紫色的眼睛。極少數血統的隱性紫色眼睛。」公主微笑。「你很幸運喔。」

  眨眨眼,他的眼睛,是紫色的嗎?
  有什麼好幸運的?

  「不介意我來找你玩吧?」

  歪頭,他很困惑。

  「因為我喜歡你的眼睛。」


  那是第一次有人對他說「喜歡」。
  雖然和真正的「喜歡」有所差別,可是卻讓他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尤其是,說「喜歡」的人,是公主。



  見到王子,是公主十六歲生日舞會。

  之前因為公主的關係,他本來馬僮的工作被交付給另外一個孩子,而他則是被提高到比較偏管理所有馬匹以及眾多馬僮的管理員。

  他將自己打理乾淨,等著貴賓的來到。當貴賓將馬匹交托給前方穿著高貴得體的馬伕時,他會將馬匹接過來,給牠們乾淨的水和食物。

  然後他看見王子。

  高大,英俊,褐色的短髮,藍色的雙眼,和那高傲的氣質。

  從馬夫手中接過王子的馬,他的心跳的好快。
  他細細的刷理著那匹黑馬的毛,一遍又一遍。

  「嘿!」一個甜甜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公主?」他嚇了一跳。好像在做壞事似的,將手反覆在褲子上擦了又擦。

  「你在忙嗎?」微笑。公主今天好美麗。

  銀色的昂貴絲綢晚禮服,金色的長髮挽在腦後,珍珠鑽石的飾品掛在脖子和手腕處, 明亮的雙眼,彷彿閃爍著光芒的雙眼。他有一瞬間的失神。

  「看呆了啊?」公主忍不住笑出來,卻帶了些嬌羞。「漂亮嗎?」

  點點頭,真的,好漂亮。

  「你這樣子跑出來,國王會罵人的。」他退開了些,依然不希望自己弄髒了公主。

  「我不管,跟你在一起比看他快樂多了。」毫不介意的走進了馬廄,公主從懷中拿出了點心。「給你,我偷偷拿出來的唷。」

  「謝謝。」他知道,他都知道。可是他也明白不可能,所以沒說什麼。

  「公主?公主!!!???」

  「看來他們已經發現你消失了喔。」他很想要輕輕的觸摸一下公主的長髮,一下就好,可是他不敢。

  「討厭。那我改天再來找你吧。」甜甜的微笑,公主想要靠近他,應該是要給他一個擁抱?或是一個淺淺的親吻?

  他後退。
  公主的綠色雙眼寫滿了微微的受傷。



  然後,三天後,傳來了公主要嫁給北邊王國的王子的消息。



  為了下聘禮以及顯示自己國家的強盛,王子帶著上百萬的黃金,絲綢,珍貴珠寶,馬匹,羊群等等的回到了這個國家。


  「你不在意嗎?」公主凝視著他,綠色的雙眼寫滿了憂傷。

  他看著公主,依然保持著距離。

  六年了。他一直保持著這五步的距離,而他也不打算在最後破壞了。公主在他心中是這樣的美好,他不願意褻瀆。

  「你將永遠都看不到我,這樣子也可以嗎?」

  心疼,可是卻什麼也不能做。

  他只不過是個馬夫。
  他沒有綾羅綢緞,沒有黃金鑽石,沒有奇珍異寶,不能給公主一個溫暖的屋頂和可靠的懷抱。

  他不是王子。

  「六年,你始終都保持這個距離。」公主看著他的腳,美麗的臉上有著苦楚。「如果說,我有一個要求,一直以來,我對你的為一一個要求,你願意答應我嗎?」

  他沒有回話,眼神卻示意公主說出來。

  「抱我,擁抱我,一秒鐘也好。」公主的眼神央求著他。

  他佇立原處,不說話。

  良久。

  垂下頭,眼淚順著細緻的臉龐滾落,公主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他跪了下來,心痛,他深愛著公主。可是公主啊,這是為了妳好。我不忍心,讓你跟著我吃苦,妳,能懂嗎?



  「所以,是這樣子的嗎?」低沈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猛然回頭,遭了!

  「原來,公主喜歡的,就是你這個馬夫?」王子慢慢的靠近,冰冷的面容,看不出一絲一毫人類的感情。

  「王子殿下。」禮數,他跪了下來。

  「少跟我來這套。」王子捏起他的下巴。「跟我未來的妻子這樣子往來,你可知羞恥?」

  「公主是清白的。」

  「哼...你的眼睛,是紫色的?」有點訝異的聲音,和那微微起了興趣的表情。

  王子靠的太近了,近到他好像嗅到了王子身上那股昂貴的氣息;近到他好像有一種快要昏厥過去的感覺。

  「你,長的很漂亮。」王子的手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臉。

  惶恐,他不知道這個王子的目的是什麼。他不是要來跟公主結婚的嗎?為什麼卻跟他這個下人有了這樣子親暱的動作?

  「紫色的眼睛,魔性的雙眼。難怪你會被安排在這樣的工作。」微笑,王子的眼中並不是懷著好意。

  想要掙脫,可是卻沒有辦法。

  「紫色的雙眼是受到詛咒的,是蠱惑人的,是引誘人的,是犯罪的雙眼,你難道不知道嗎?」

  他不明白,沒人跟他說過,也從來就沒有人愛上他或什麼的。

  「你,或許比那位公主還誘人也說不定。」王子的眼神打量著他,握住了他較為纖細的手腕。

  「請王子殿下放開手。」聲音有點顫抖,他處於的是完全劣勢的狀態。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低聲的哀求。

  「你哀求的聲音,很色情。」笑了出來,王子靠在他的耳邊這樣子輕輕的說。

  訝異的抬頭,帶著憤怒與不滿,他兇惡的眼神瞪著王子。

  「生氣了嗎?」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子,他也不知道。



  王子在他體內進出,低沈色情的喘息就在耳邊。
  他咬緊牙關,忍著屈辱與不適,他快要嘔吐了,可是王子卻沒有停止的樣子。
  他不敢出聲,馬廄的旁邊本來也就沒有人會來,就算來了,他這個下人也只不過會以勾引公主未來夫婿的罪名而處死。

  「求你...」只有痛苦,只有怨恨。「停...止...」

  王子沒有理會他,持續的在他體內來回抽插。

  公主啊...公主...
  他不敢在腦海中呼喚公主,或是想著公主的模樣,怕是他美麗的公主也同樣被這個男人給弄髒了。

  失去意識之前,他彷彿聽見了王子輕輕的笑聲。



  再次醒來,他是在一個陌生的馬車上。
  他全身酸痛,四肢無力,努力的想要知道自己是在什麼地方。

  「不要動,你需要休息。」是王子的聲音。

  憤恨的眼神瞪著王子。

  「不用了,你就算瞪死恨死我也沒有用。你,現在是我的了。」微笑靠近,王子溫暖的手摸著他的臉。

  嫌惡的別過頭,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他是眼前這個男人的了?

  「可愛的傻瓜,你現在正在跟著我,和我那哭泣中的美麗妻子一起回到我的國家啊。」親暱的抱著他,王子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輕鬆。

  「為什麼...為什麼...」他很想哭,可是卻沒有眼淚。

  「因為你紫色的雙眼。」王子凝視著他。




  他被關在城堡中的最頂樓。
  像是童話故事中,被火龍困住的公主一樣,等待救贖。

  可是他不是公主。

  沒有火龍困住他。
  沒有王子願意搭救他。
  沒有任何人能夠救贖他。

  他被徹底的清理乾淨,換上他連作夢都不敢夢見的絲綢袍子,頭髮以髮油梳了一次又一次,直到那幾乎是藍黑色的光芒自他髮間出現。他三餐都有人照料,吃的可是王宮中最高級的料理。睡的是一層層純羊毛毯和鵝絨的昂貴被褥。

  王子,每兩天都會來找他一次。

  不說話,只是肆無忌憚的在床上要他,一次又一次。

  王子不允許他在床上做愛時閉上雙眼,因為他就是喜愛他那紫色深邃的雙眸。

  他想過從這個樓層跳下去,死了就好。

  可是當他發現,樓層的最底下是他心愛的公主每天都會散步的花園時,他又卻步了。

  他不希望自己的屍體被公主發現。
  他不希望自己被公主看到。
  他不希望公主知道自己死前是多麼的齷齪。

  公主啊...

  他每天都期待著下午,公主散步的時間。
  他優雅高貴的公主,美麗溫柔的公主。

  而他發現,公主的腹部漸漸的隆起時,心中那股噁心的感覺。

  公主,懷著的,是那個男人的孩子。

  這是正常的事情,可是他卻將腹部所有的東西全部嘔吐了出來。

  那一夜,王子照常來到,卻沒有要他。
  一反常態,只是抱著他,藍色的雙眼凝視著他,似乎帶著許多憂鬱。



  他病了。

  他不吃不喝,只是躺在床上。
  他不再望向窗外,不再期待每天下午的時間。
  他依然深愛公主,依然思念著那美麗的容顏。

  只是他不打算繼續遠遠的看著公主。
  他不願意聯想公主在這個男人身下的模樣。

  公主啊公主,他深愛的公主。

  王子,或者可以說,已經是國王了,找來了四處各地的名醫,嘗試了各式各樣的醫療藥品,可是他的病情卻都沒有起色。

  國王憤怒的拍著桌子:一個個庸醫!連個人都醫不好!

  國王不再碰他,也不再是每隔幾天才來,反而是夜夜都陪在他身邊。有時候處理著公文,有時候唸書給他聽,有時候,卻又只是望著他,眼神寂寞。

  他知道自己慢慢的在死去,他知道。

  直到某一天,他那一向寂靜的門外,傳來了爭吵的聲音。



  「你到底藏了什麼?」
  「關你的事情嗎?」
  「當然!你每天都到這個地方來,皇后被你冷落在一旁,連小王子都已經快要不認得你了,你還好意思說不關我的事情?」
  「怎麼?你喜歡你大哥的妻子嗎?」
  「你不配稱為我的兄長!」  
  「滾。」

  是誰?

  他已經無心去思考。

  皇后被冷落?
  是公主嗎?

  小王子?
  這個男人...有子嗣?

  他,利用公主,生下了孩子,就把公主丟棄到一旁了嗎?

  利用了他美麗的公主,他那麼疼惜呵護,連碰都捨不得碰一下的公主,他這麼多年來,一直深愛著,念念不忘的公主。

  這個男人,就這樣子,丟棄到一旁了?

  他憤怒,可是全身沒有力氣。
  他想要衝出門,殺了那個男人。

  殺了這個用髒手碰了他心愛的公主的男人。

  可是他病了,沒有力氣,連站起來都不能。

  他哭了。

  生平第一次的哭了。




  趁著國王不在時的午餐,偷偷藏了用餐時的刀。

  他知道他不會成功,但是他總是要嘗試一下。

  夜晚,他知道國王會來。

  聽見門外有聲音。

  手腕已經被自己割開,看著那不停流出的鮮血。

  他知道,國王會進來。
  他知道,國王會馬上抱著他,呼喊著傳御醫。
  他知道,刀還在他自己的手上。

  他要殺了國王。

  這樣子,他可以為公主報仇。

  報了這個男人把他美麗的公主弄髒的仇。

  意識漸漸開始不清楚,他看見門被打開。

  他笑了,那個在他臉上從來就不曾出現的表情...

-------------------------

  Once upon a time...

  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

  很久很久以前

  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完〕
11/14/03
[2003/11/14 15:34 ] | .☆。創作。☆ ☆。原創。☆ | 留言(0) | 引用(0) | page top
【原創一】


  「你怎麼這麼笨啊!」輕輕的戳著他的頭。「痛不痛?」

  沒有回話,手受傷的少年只是微笑。很痛,真的很痛,肉都翻出來,縫了差不多有八針,你說痛不痛?

  「你真是要嚇死我喔。」小心翼翼的捧著T的手,他看著那纏著一圈又一圈的繃帶,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我又不是故意的。」有點衝的語氣,可是只有對方聽出了那隱藏的撒嬌。

  「媽的要是故意的還得了。」惡狠的語氣,可是雙眼卻依然憂心的看著他的手。

  「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抬頭望了受傷的戀人一眼,Z馬上又讓眼神回到那隻手。

  「我要怎麼吃飯?」

  「你豬頭啊!只想到吃。」Z終於讓注意力回到T身上,又是毫不客氣的罵。

  「沒辦法啊,我肚子餓了。」臉上有著微笑,很痛,可是很值得。

  平日總是粗聲粗氣不溫柔大男人的Z難得的表現了只給他的憂心和不捨,雖然真的很痛,消毒和縫針時他的眼淚幾乎要飆出來,可是看到Z這樣子的表現,他反而微笑了。

  「媽的怎麼辦?你用左手吃。」拿起摩托車鑰匙,Z披上了薄夾克。

  「要去哪裡?」呆呆的看著Z,他才剛縫好針回到家耶,Z竟然要丟下受傷他就要出門?

  「你不是肚子餓?」眼中帶著因為生氣T的粗心受傷才冒出的火光,Z理所當然的回著。

  「哦。」忍住笑容,這時要是笑出來一定會被Z一拳K下來。「我要吃排骨飯,跟那個阿伯說幫我把排骨切小塊。」

  「幹。」留下這一句,Z便出了門。



  看著關上的大門,T真的笑了出來。他還想到,他晚上不能自己洗澡呢。

  根據經驗計算,距離Z回來的時間還有差不多二十分鐘。他可要來好好想想要怎麼樣脅迫Z跟他一起洗澡。沒辦法啊,誰叫他受傷的是右手。


〔完〕(?)
9/10/03
[2003/09/10 14:11 ] | .☆。創作。☆ ☆。原創。☆ | 留言(0) | 引用(0) | page top
| 主頁 |